〔吴氏脉证传授心法〕一卷 存

〔王氏小儿脉诀〕佚

自序曰。脉证传授心法。其来始自黄帝与岐伯问难。继而秦越人作八十一难经。以重明之。其间文义深奥。后学率未易识。至晋王叔和作脉经。以发明素难之旨。实得诊脉之径路。识病之枢机也。无何好事者。撰为脉诀。托叔和之名。传之于世。致使后人置脉经于高阁而不读。又况歌诀多以己意附会。而不本于素难脉经,其中多有不能讲解之语。所以后人不得叔和正传。实斯道之不幸也。后有丹溪先生。深契内经之旨。知脉诀为高阳生谬言。故敢排出冷生气等语。而不使乱叔和之脉经,医道至此。始晦而复明焉。愚故尝谓医家之有丹溪。如儒道之有晦庵也。夫何后世业医者。往往以丹溪之言。为迂而不遵。虽有通真子杨仁斋滑伯仁等。相继而作。各出所长。以发明之。然未有能会而为一者也。予幼因举不第。乃弃儒学医。朝夕研究。颇知义理一二。乃敢辄忘芜陋。会集诸家之说。取其长。融会为一。名曰脉证传授心法。盖以便后学之记诵。以补前哲之未备耳。倘蒙后之君子。恕其狂僭而改正之。则非生之幸。实吾道之幸也。弘治壬子六月既望。梅窗居士后学吴景隆序。

曾世荣曰。宣和御医戴克臣侍翰林日。得叔和小儿脉诀。印本二集。一本曰。呼吸须将六至看。一本云。呼吸须时八至看。遂与内台高识。参详字义。审察至数。就诊五岁儿。常脉一息六至者是。八至者非。盖始因镂板之际。误去六字上一点一画。下与八字相类。致此讹传。迨与卒以学易。作五十以学易之误是也。尝考默庵张氏脉诀亦云。小儿常脉。一息只多大人二至为平。即六至也。然一呼一吸之间。六至明矣。不然。姑俟来者考之。

〔袁氏脉经〕二卷 未见

〔皇甫氏脉诀〕佚

按上见于嘉善县志。汪氏统属诊法 未见

按上见于杨玄操八十一难经注。

徐春甫曰。汪宦。字子良。号心谷。新安祁门人。机之族彦。幼从兄宇习举子业。颖敏夙成。后弃儒就医。潜心内素。有神领心得之妙。证王氏之谬注。如分鳞介于深泉净HT
之中。诚有功于轩岐,启迪天下后世。医学如瞽复明。质疑尺寸等论可见矣。为人质实。不以有学自矜。后游者甚多。所着医学质疑。统属诊法。证治要略等书行世。

〔秦氏脉经〕隋志六卷 佚

〔李氏四诊发明〕明志八卷 未见

〔康氏脉经〕隋志十卷 佚

〔卢氏脉家要典〕未见

〔徐氏脉经〕隋志二卷 佚

按上见于古今医统。

〔新撰脉经诀〕隋志二卷佚〔许氏脉经钞〕隋志二卷 佚

〔程氏脉荟〕医藏目录一卷 未见

〔王氏脉经〕新唐志二卷 佚

〔贺氏诊脉家实〕未见

〔甄氏脉经〕新唐志一卷 佚

按上见于海盐县志。

〔脉诀赋〕艺文略一卷 佚

〔吕氏脉理明辨〕未见

〔亡名氏脉经〕十卷 崇文总目十卷 佚

按上见于江阴县志。

〔脉经〕崇文总目一卷 佚

〔吴氏诊脉须知〕医藏目录五卷 存

崇文总目曰。无名氏杂论脉诀。

兰溪县志曰。吴洪。太平乡人。号悠斋。世习小儿科。传授口诀。洪恺悌柔和。视小儿风寒麻痘等证。诊脉察色。不厌再三。有如己子然。故内外心感之。用药慎确。加减轻重。必重思之。不误伤人。不概受人谢。盖医而有儒风者。君子取之。

〔李氏脉经〕崇文总目一卷 佚

〔诊脉要诀〕医藏目录三卷 存

〔亡名氏脉经诀录〕崇文总目一卷 佚

〔李氏濒湖脉学〕明志一卷 存

钱侗曰。通志略。有脉经秘录一卷。不着撰人。疑即此书。

题词曰。宋有俗子。杜撰脉诀。鄙陋纰缪。医学习诵。以为权舆。逮臻颁白。脉理竟昧。戴同父常刊其误。先考月池翁着四诊发明八卷。皆精诣奥室。浅学未能窥造。珍因撮粹撷华。僭撰此书。以便习读。为脉指南。世之医病两家。咸以脉为首务。不知脉乃四诊之末。谓之巧者尔。上士欲会其全。非备四诊不可。明嘉靖甲子上元日。谨书于濒湖
所。四库全书提要曰。濒湖脉学一卷。明李时珍撰。宋人剽窃王叔和脉经。改为脉诀。其书之鄙谬。人人知之。然未能一一驳正也。至元戴启宗作刊误。字剖句析。与之辨难。而后其伪妄始明。启宗书之精核。亦人人知之。然但斥赝本之非。尚未能详立一法。明其何以是也。时珍乃撮举其父言闻四诊发明。着为此书。以正脉诀之失。其法分浮沉迟数滑涩虚实长短洪微紧缓芤弦革牢濡弱散细伏动促代。二十七种。毫厘之别。精核无遗。又附载宋崔嘉彦四言诗一首。及诸家考脉诀之说。以互相发明。与所作奇经八脉考。皆附本草纲目之后。可谓既能博考。又能精研者矣。自是以来。脉诀遂废。其廓清医学之功。亦不在戴启宗下也。

〔黄氏脉诀〕崇文总目一卷 佚

〔章氏医经脉要录〕国史经籍志一卷 未见

〔亡名氏金鉴集歌〕崇文总目一卷 佚

〔鲍氏图经脉证类拟〕国史经籍志二卷 未见

〔卫氏医门金宝鉴〕新唐志三卷佚赵希弁曰。右卫嵩撰。嵩仕至翰林博士。崇文总目云。不详何代人。述脉候征验要妙之理。

〔方氏脉经直指〕明志七卷 存

〔亡名氏凤髓脉经机要〕崇文总目五卷 佚

自序曰。大哉医之为道也。最难者莫甚于脉。最验者亦莫知于脉。以所难者。莫知可求。以所验者。莫舍可知。岂可懵然无知之人。而强道知之之术。不按诊法。而自是用治。殊不知气血寒热。表里虚实。皆从何来。酸辛甘苦。温凉咸淡。亦从何施。升降补泻。汗下宣通。尤从何用。是故古之圣贤出。而有好生之德。设脉知病。对证用药。立三部而通五脏。由七诊而分九候。取其轻清重浊。而断其表里虚实。分其浮沉迟数。而察其内外寒热。此千古不易之法。为后世医学之准绳也,今之愚者。徒知病之所来,而就施药之所治。则虚实有不论也。补泻又无法也。所谓实实虚虚。损不足而益有余。如此死者。医杀之耳。吾尝战兢惕励于此。考内经之旨。立七诊而不能尽备其源学。叔和分表里九道。又难入于隐微之地。使后之学人。迷惑者多。何况于造道升堂入室之所也。或偶然侥幸。一时医治。几人病痊。则曰我明此道也。我能治此也。又不知略少难处。用药不灵。则举手无措。或人问博。则汗颜无答。方知有弗能也。我之门人小子。不若用心于克学之际。而舒怀于临症之时。使言谈有论。治病有法。切脉有验。而为高明之士。不狭于人下者矣。吾因诊脉之甚难。固立阶梯之直指。诱掖奖进。以明后学之愚。以引精微之地也。是为序。万历甲戌仲夏一日。钱塘后学医官方谷谨识。

〔医鉴〕崇文总目一卷 佚

〔亡名氏脉学秘传〕国史经籍志一卷 未见

〔张氏脉经手诀〕崇文总目一卷 佚

〔徐氏脉经直指碎金集〕未见

宋志曰。王善注。

按上见于浙江通志经籍类。

〔亡名氏百会要诀脉经〕崇文总目一卷 佚

〔翁氏脉学指掌〕医藏目录一卷 未见

〔碎金脉诀〕崇文总目一卷 佚

〔诈氏诊翼〕医藏目录二卷 存

〔延灵至宝诊脉定生死三部要诀〕崇文总目一卷 佚

许兆祯曰。甚哉医之难言也。甚哉脉之尤难言也。粤自羲黄开其源。和缓浚其流。扁鹊仓公仲景华佗扬其波。而脉道如日中天。然犹各明一义。漫靡统归。晋王叔和罗其成。而次脉经九十七篇。囊括似为详尽。第支于万派。读者苦之。迨六朝诡叔脉诀一出。遂蝇然易其卒业。而经寻沉掩不行。彼诀乃高阳生援经剽窃。而不合经义者多。观其所立。七表八里。即内外阴阳。已大戾厥旨。他何论焉。自兹已还。作者鳞次而出。无不拾其牙后。以证己唾者。独王裳着阐微论。始议脉诀论表不及里。其空谷足音哉。顾事雕刻太深。而坐谫露殊甚。夫既知七表八里之陋。而犹然增长数二脉为九表。加短细二脉为十里。意阴阳之数。极于九与十也。吁脉之动静。固阴阳所生。而其变化。岂名数可限。试观内经以来论脉即义辨形。触体成状。至有不可名状。果七表八里能尽耶。况脉以表里名者浮沉耳。他因浮而见。皆为表。因沉而见。皆为里。讹以传讹。总邻笑步。亦所贵正哉。降是家筑一墙。人执一凿。炫奇贾异者。又毋虑数千种。其说愈长。其故武愈失。犹之青出于蓝。转施丹HT
。色滋绚而益背其祖矣。余因伏而思曰。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今圣经贤传具在。仰而思之。夜以继日。得毋可因流见流者耶。于是参互考订。口诵心维。积之数载。庶几哉梦觉之顷乎。而犹虑觉之复梦也。聊择微所有得者。而拂之纸帙。竟以质之刘诚意公。公曰。此可谓诊翼哉。因叩之梓以传世。夫章寻句摘。非体也。揣摩臆度。非明也。敢云发所未发。为诊脉家羽翼哉。虽然。公之命不可辞也。遂授梓之。而并识此。按上据医四书录之。别有一本。题曰脉镜。盖系书坊所妄改。

〔张氏延灵钞〕艺文略。作延龄宝钞。宋志。作延龄至宝钞。崇文总目一卷 佚

〔吴氏脉语〕二卷 存

〔太医秘诀诊脉候生死〕崇文总目一卷 佚

自序曰。脉者指下之经纶也。斯而或昧。轻则系病之安危。重则关人之生死。诚不可不语者。自六朝高阳生伪叔和而着脉诀。脉之不明也久矣。余幼慕是术。窃有悯焉。敬业之余。每以素难灵枢脉经甲乙。及长沙河间东垣丹溪之书。间阅之。越十年。以举子业不售。里中长老谓余曰。古人不得志于时。多为医以济世。子盍事医乎。奚拘一经为也。余于是投举子笔。专岐黄业。乃就邑中午亭余老师。而养正焉。居三年。与师论疾。咸当师心。师勉余友天下士。嗣是由三吴循江浙。历荆襄抵燕赵。就有道者。师事之焉。或示余以天人贯通之道。或示余以医儒合一之理。或示余以圣贤之奥旨。或秘余以家世之心传。其间讲求脉理。出入岐黄者。未常乏人。然童而习之。白首不达者。又不可以枚举而数计矣。呜呼,一指之下。千万人命脉所关。医家于此而懵焉。是以人为试耳。世之疲癃生理残障。将安赖之。于是以孤陋之闻。集成语录二篇。以告同志。虽未敢以为可传。然杨园之道。倚于亩丘。是亦行远升高之一助云尔。

〔徐氏指诀〕崇文总目一卷 佚

〔孙氏脉经采要〕未见

〔脉诀〕崇文总目二卷 佚

浙江通志曰。孙橹。号南屏。东阳人。性颖异。精岐黄。五都有单姓。妻产死三日。心尚温。橹适过之。一剂而苏。竟产一男。又有人头生瘤痒甚。橹曰。此五瘤之外。名为虱瘤。决破之。果取虱碗许。遂全。其效多类。着有医学大成。活命秘诀。脉经采要等书。

〔覃氏新集脉色要诀〕崇文总目一卷 佚

〔王氏脉经本旨〕未见

〔亡名氏经要集〕崇文总目一卷 佚

按上见于钱雷人镜经序。

〔吴氏金匮指微诀〕崇文总目一卷 佚

〔姚氏脉法正宗〕未见

〔耆婆脉经〕艺文略一卷 佚

按上见于江南通志。

〔韩氏脉诀〕艺文略一卷 佚

〔亡名氏脉赋〕六卷 未见

〔脉经〕宋志一卷 佚

按上见于绛云楼书目。

〔孙子脉论〕艺文略一卷 佚

〔持脉备要〕一卷 未见

〔脉诀论〕艺文略一卷 佚

按〔天元脉影归指图说〕二卷 存

〔唐氏诊脉要诀〕艺文略一卷 佚

跋曰。夫脉道至妙。圣人秘宝。阴阳隐奥。其理幽微。非神明何以能见死生。善言事理者。须识今古。故云三部五脏易识。九候七诊难明。凡习医徒。若不晓其指下。察其形质。安能断定凶吉。虽使披诵医书。至于白首。终无识者。余撰此图于天元诀内。搜方辨五行之方色。布六脉之要。文繁者歌之于图。难明者资之于影。谨撮其要。于以示后来者尔。

〔亡名氏诊脉会要〕艺文略一卷 佚

〔申氏诊家秘要〕未见

〔指难图〕艺文略一卷 佚

潞安府志曰。申相。长治人。通方脉。研究脉理。尤精伤寒一科。着诊家秘要。伤寒捷法歌。活人多应。

〔李氏柴先生脉诀〕艺文略一卷 佚

〔黄氏脉诀〕未见

〔华氏相色经诀〕艺文略一卷 佚

山阴县志曰。黄武。字惟周。少颖敏。有志康济。尤善古诗文。事举子业不就。遂精岐黄术。先是越人疗伤寒。辄用麻黄耗剂。武独曰。南人质本弱。且风气渐漓。情欲日溢。本实已拨。而攻其表。杀人多矣。乃投以参
。辄取奇效。自是越之医咸祖述之。一时名医。如陈淮何鉴。咸出其门。所着有医学纲目数百卷。脉诀若干篇。行于世。

〔亡名氏脉证口诀〕艺文略一卷 佚

〔唐氏脉诀〕未见

〔清溪子脉诀〕艺文略一卷 佚

会稽县志曰。唐继山以字行。万历年间人。住安宁坊。少喜读书。长而习医。以温补为事。多奇效。尤能以脉理。决生死于数年前。人至今称之。有脉诀行世。

〔杜氏了证歌〕一卷 未见

〔邹氏脉辨正义〕五卷 未见

钱曾曰。光庭谨傍难经。各推了证歌为之。以决生死。宋高氏为之注。东越伍捷又为之补注。其于脉理。可谓研奥义于精微者矣。四库全书提要曰。杜天师了证歌一卷。旧本题唐杜光庭撰。光庭字圣宾。晚自号东瀛子。括苍人。应百篇举不第。入天台山为道士。僖宗幸蜀。召见。赐紫衣。充麟德殿文章应制。王建据蜀。赐号广成先生。除谏议大夫。进户部侍郎。后归老于青城山。此书题曰天师。据陶岳五代史补。亦王建时所称也。考光庭所着。多神怪之谈。不闻以医显。此书殆出伪托。其词亦不类唐末五代人。钱曾读书敏求记。以为真出光庭。殊失鉴别。其注称高氏伍氏所作。而不题其名。后附持脉备要论三十篇。亦不知谁作。多引王叔和脉诀。而不知叔和有脉经。则北宋以后人矣。

靖江县志曰。邹志夔。字鸣韶。其先丹阳人。少业儒。一再试不售。辄弃去。怡情坟典。于书无所不窥。为人朴雅。则古称先。严于取予。一介不苟。中年精医术。尝罗远古扁仓。以及近代刘李诸家之书。着脉辨正义五卷。言言理要。与素问灵难相发明。邑人朱家
为之传。

〔崔氏注广成先生玉函经〕三卷 存

〔刘氏脉法正宗〕二卷 存

〔黎氏广成先生玉函经解〕三卷 存

自序曰。岁己酉。余司训云阳。因寅僚冯公直华索脉要于余。遂辑脉法三卷授之。大抵多祖述内经。而出入卢扁叔和之旨。且也顺文注释。经络症治,靡所不备。公读之跃然曰。自古论脉者多。然繁者搏而寡要。简者略而不明。未有若此书之详且善者。所谓美则爱。爱则传者。非耶。因名之曰正宗云云。

〔直鲁古脉诀〕佚

〔沈氏诊家要略〕未见

按上见于辽史本传。

按上见于顾自植暴证知要。

〔萧氏脉粹〕读书后志一卷 佚

〔李氏脉理原始〕一卷 存

赵希弁曰。上皇朝萧世基撰。世基尝阅素问。及历代医经。患其难知。因缀缉成一编,治平中姚谊序之。

张氏四诊法 一卷 存

〔刘氏脉要新括〕宋志二卷 存

〔方氏脉理精微〕未见

自序曰。余尝注王叔和脉诀。如其间五脏歌后。又歌曰等编。及入式语。数处词语鄙俗。文理不通。疑非叔和之作。而后人增之。尝欲削其不类者。补以己之所为。庶有以合乎岐黄内经。越人难经之本旨。因循未果就。或者谓余曰。君为伤寒括要六十篇传于世。颇开医者之耳目。盖更取医书切用者。纂而述之。顾不美欤。余闻其言。而有契于心。因闲暇吟成百篇。下为之注脚。辞语虽俚。理则该博。使学人读之。如手举大纲。众目从而张矣。所谓两得之也。名之曰补注脉要秘括。览者或不我诮。试取叔和脉法。合而观之。则埙
迭和。互相发明。其于医学。岂小补哉。宋熙宁九年。卢陵通真子自序。陈振孙曰。脉要新括一卷。通真子撰。以叔和脉诀。有
HT
鄙俗处。疑非叔和作。以其不类故也。乃作歌百篇.案经为注。又自言尝为伤寒括要六十篇。其书未之见。

福建通志曰。方炯。字用晦。莆田人。尝与方时举诸人。为壶山文会。精医术。时有一僧暴死。口已噤矣。炯独以为可治。乃以管吹药纳鼻中。良久吐痰数升而愈。前后活人甚多。有酬以资者。贫则却之。富则受之。以济穷乏。自号杏翁。着杏村肘后方。伤寒书。脉理精微等书。传世。

〔脉书训解〕三卷 未见

〔孙氏太初脉辨〕二卷 存

澹生堂书目曰。宋刘元宾撰。明刘裕德解。

自叙曰。余髫年失怙。倚母为天。受遗经而继志。尊慈训以闲家。不意事变迭兴。忧危百出。随且病魔我侵。而家丁屡受。仓卒求医。半为药误。爰以攻苦之余。抉灵兰秘典。金匮玉尺等书。深知古圣人之重民命若此。第四诊之法。古来并重。今特以按脉为尚。故经生术士。莫不精研脉理。群以叔和脉诀为宗。余初诵而莫如其解。及细玩之。始悟其不合内经者甚多。犹不敢遽以为非。怛违众所尊也。及阅脉诀刊误。濒湖脉学。诊家枢要。脉诀图说。愈知此书非晋太医令王叔和之真诠。乃六朝高阳生之误诀也。余虽不敏。窃欲僭订其讹。因以先贤之折衷。参错肤见。着为一书。非敢为后学之指迷。聊以明一己之无谬尔。乃期生欲为刊布。而木生相与协赞焉。余念此书一人之管窥。恐未足以公世。适会吴兴谢道宾盘桓于期生醉古居。两越月日。促膝而谈。言无不合。因此前所集同栖云□如。共相质明。以祈攸当。乃始付梓人。复参订于颐生微论之旨。列其叛内经者十事于后。鲜不甚叛者。俟病机本草等书续出。悉为校定。若夫知我罪我。兹姑听也。虽然。世之医病两家。咸以此为首务。不知切乃四诊之末。所谓巧也。况脉理渊微。生死反掌。何可轻视。欲会其全。非四诊不可。是为识。明崇祯乙亥岁长至日。浮碧山人孙光裕撰。

〔许氏仲景三十六种脉法图〕佚

〔石氏脉学正传〕未见

许叔微曰。大抵仲景脉法。论伤寒与杂病脉法异。故予尝撰仲景三十六种脉法。

武进县志曰。石震。字瑞章。得名医周慎斋之传。尝云治病必先固其元气。而后伐其病根。不可以欲速计功利。刻有慎柔五书。慎斋三书。脉学正传。运气化机。及医案诸书行世。

又曰。予尝撰仲景三十六种脉法图。故知治伤寒,当以仲景脉法为本。

〔赵氏正脉论〕未见

〔庄氏脉法要略〕佚

按上见于鄞县志。

按上见于幼幼新书。

〔施氏脉微〕二卷 存

〔崔氏脉诀〕国史经籍志一卷 存

施沛曰。沛反复内经灵枢。以迄仓扁仲景叔和诸书。此参彼证。沉酣四十余年。今识见颇定,始敢祖述轩岐之旨。纂成脉书。然其书浩瀚。难于记诵。故复撮其要略。约为是编。以视初学。俾步趋不谬。若欲登轩岐之堂。入仓扁之室。必须仰钻灵素。卓有定见。庶不为邪说所惑。所谓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也。

崔嘉彦曰。夫脉者。天真要和之气也。晋王叔和以浮芤滑实弦紧洪为七表。微沉缓涩迟伏濡弱为八里。以定人之阴阳,以决人之死生。然文理甚繁。后学未能解。大抵持脉之道。非言可传。非图可状。其枢要。但以浮沉迟数为宗。风气冷热主病。且如浮而有力者为风。浮而无力者为虚,沉而有力者为积。沉而无力者为气。迟而有力者为痛。迟而无力者为冷。数而有力者为热。数而无力者为疮。更看三部。在何部得之。且如寸部属上焦。头面胸膈之疾。关部属中焦。腹肚肠胃之疾。尺部属下焦。小腹腰足之疾。更看五脏。何脏得之。六腑亦然。学人当以意会而精别之。庶无按寸推尺之诮。钱曾曰。紫虚脉诀一卷。句如蒙求。盖欲初学医者易知耳。四库全书提要曰。崔真人脉诀一卷。旧本题紫虚真人撰。东垣老人李杲校评。考紫虚真人为宋道士崔嘉彦。陶宗仪辍耕录。称宋淳熙中南康崔紫虚隐君嘉彦。以难经于六难。专言浮沉。九难专言迟数,故用为宗。以统七表八里。而总万病。即此书也。宋以来诸家书目不着录。焦
国史经籍志。始载之。东垣十书。取以冠首。李时珍已附入濒湖脉学中。至其旁注之评语。真出李杲与否。则无可征信矣。按此书。东垣十书。医统正脉中所收。其歌括耳。若全文。世从不知之。秘府所藏明钞幼幼新书。附录脉书五种。首编则崔氏原书。题曰紫虚真人脉诀秘旨。今记题词于此。以订正焉。

〔周氏脉学讲义〕未见

〔刘氏脉诀〕国史经籍志一卷 佚

按上见于滨州志。

南康府志曰。刘开。字立之。习释老学。常游庐山遇异人。授以太素脉行世。元帝召赴阙。赐号复真先生。卒。葬于西古山。着有方脉举要。按刘开南宋人。不知府志何以为元人。而赴阙赐号之说。亦未见所据。

〔卢氏学古诊则〕四卷 存

〔脉诀理玄秘要〕国史经籍志一卷 存

王琦序曰。医家以望闻问切为四要。夫闻与问。按式而行之。如以灯取影。罔有不合。无难也。若望色一端。所恃者。目力之精巧。辨之于隐微之间。用之稍难矣。至于切脉。凭之于指。会之以心。古谓在心易了。指下难明。乃难乎其难者也。晋唐以后。脉学之书日增矣。各抒所见。互有短长。伪诀流传。更相淆惑。学人于此。不能无多歧亡羊之患。卢子繇先生独采内经之微言。参以越人仲景之说。荟萃成书。分为四帙。名之曰学古诊则。明当从古先圣哲之言以为则。而无事劳心于后人之纷拿云耳。先是子繇遵其父遗命。着本草乘雅。年二十八耳。越十八年。而乘雅乃成。于是注伤寒。越五年。而伤寒金针亦成。于是注金匮。自言参核本草毕。而右目眇。疏钞金针终。而左目又眩。大抵由心劳血耗所致。至五十六。两目遂蒙。于时论疏金匮。甫及其半。不能复亲书卷。时从冥目晏坐中。摩索其义。有所得口授子婿陈曾篁录出之。遂以摩索名其书。年届六十。始获成编。此皆其书中自叙。有岁月可考者也。诊则不知起于何时。小叙中并不纪岁月。大抵先已具稿草创。至摩索告成。始着意剪裁。未及六年。子繇即世。臆揣此编殆未成之书耶。观其前半。纵横错综。俱有条贯。然二帙之末。所谓六部四时寸口三条。只列其目。其辞缺焉。若三四两帙。则文本讹落。兼有错乱。所引内经。删节字句。全失义理者有之。又其叙次分起条目。与一帙之连章累牍。脉络贯注者。迥乎不同。核以小序所云。一意就绪。恐难饰会者。殊不相合。又云。简阅诊则。破讹转甚。扶疾命曾篁对读。庶得无漏者。亦殊不然。大抵由易稿时。书人倦堕。故遗落其字句。子繇既抱西河之疾。不能亲自校勘。即命子婿对读。一时未遑卒业。迁延岁月。而观化之期已至。故前后异同若此。断以为未成之书。殆无疑矣。世之读是书者。于前半。苦其段落之联缀。而起止难辨。于后半。苦其文义之有重有缺。而头绪纷错。至援引灵枢素问之辞。文奥意深。理精旨远。俱无训诂。校会尤难。往往读未终帙。倦而思弃者有矣。余为此惜。乃详加考订。随其文义。区分而界隔之。使检阅者易。于寻索。诠论者便于研求。至于理旨深邃者。搏采名贤之论。而折衷焉。音释未明者。旁求字学之书。而参考焉。庶几疑义可以冰释。诵读得无舛错乎。若夫鱼豕混淆。文句遗漏。或更字以正其讹。或增字以昭其义。总蕲完此书之眉目。而不使有残缺失次之嫌。亦兼以启后人之愤悱。而得以有辨惑释疑之益。非敢于先哲妄起异同也。后之学人。于此四帙。果诵而能解。解而能明、明而能会通以用之。又安有心中之未了。而指下之难明哉。虽然诊脉。特四要之一耳。昔人谓医有四要。犹人有四肢。一肢废不成完人。一要缺不成上医。余尝晤先生之曾孙玉成。知其家藏。固有未刊色诊一编也。学人更能精究于是。而复益之以闻。参之以问。四要全而脏腑阴阳虚实。自能辨晰其精微矣。奚待饮长桑君药。而始有洞垣之视也夫。乾隆三十五年。岁次庚寅。五月丁丑朔。胥山老人王琦述。

跋曰。开。庐山野人。
伏山林。无用于世。浅识寡闻。言辞鄙拙。岂堪人师。因承师训。剖露肺肝。以为脉诀。诱诸门人弟子。为人道之蹊径。若夫深造渊源,博究妙旨。则先生长者。不无望焉。嘉熙五年上巳日。后学刘开识。

〔李氏诊家正眼〕二卷 未见

〔王氏紫虚脉诀启微〕未见

〔尤氏增补诊家正眼〕二卷 存

江宁府志曰。王元标。字赤霞。上元人。宋文安公尧臣后。少业儒。兼精素难诸书。遂以医名。崇祯己卯大疫。标携药囊过贫乏家。诊视周给。全活多人。甲申之季。大宗伯荐为太医丞。标不应。逃赤山。寻葛稚川旧居卜筑焉。着有紫虚脉诀启微。又着医药正言。未及就而卒。

自序曰。西晋王叔氏所着脉经。其理渊微。其文古奥。读者未必当下领会。以致六朝高阳生伪诀。得以行于世。而实为大谬。士材李夫子以良相之才。而屡困场屋。数奇未遇。旁通岐黄之学。遂登峰造极。足以继前贤而开后学。着为正眼一书。真暗室一灯。与叔和脉经并不朽于霄壤间。就谓良医之功。不与良相等哉。向有原刻。始于本朝庚寅。惜乎即罹散失。越十年。予重加考订。付之剞劂。后复校本草通玄。病机沙篆。合为三书。行世已来。将五十年。使遐陬僻壤。咸得私淑李夫子矣。奈其板将颓。且更思有未详。如四诊之类。僭补无遗。重登梨枣。今四方君子。读之悟其理。以大其用。而医士之不易为者。可共为焉。岂不甚快。吴下门人尤乘拜题。

〔蔡氏脉经〕一卷 存

〔李氏脉鉴〕未见 按〔蒋氏望色启微〕三卷 存

跋曰。元定放逐春陵。地近西广。倏寒忽热。日备四时。素疾多病。遂尔日增。因取内经难经张仲景王叔和及孙真人诸家脉书读之。若其乱杂无伦。因为之部分次第。则为一书。以便观览。近世所传叔和脉诀。昔年见其乖谬鄙俗。疑非叔和所作。近见三因方。具言乃高阳生所作。颇自信以为知言。今之医者。自脉诀之外。无所闻见。欲以意见决死生。亦何怪其悖谬也。同书于此。使学人知脉诀之伪。

自序曰。慨自书之兴也有运。书之衰也有劫。何以故。上古典谟。遭秦火而殆尽,至汉绛帐传经。迄今以为美谈。况三坟在唐虞之前者乎。至扁鹊起。而仓公华佗诸公。递相授受。而后彰显。其文类多汉时语。自后学者多习汤液之术。置灵素二书。深微莫究。至唐太仆令王冰。始释素问。后发明者不一家。独灵枢九卷。宋元以前。无有注者。及太医玄台马氏为之注释。五千余年未明之书。一旦豁然。实希有之事也。奈为读者珍藏。未易得见。甲申乙酉间。际沧桑之变。避兵于赤松子采药处。案头惟有灵枢原文一部。取而读之。至五色篇。心入其奥。忘飧废寝。胸中如有未了事状。若是者一年。揣摹始成。释其文绘其图。犹恐千虑一失。藏而不露。后复取希夷风鉴诸书。阅其部分。较之灵枢。若合符节。予喟然叹曰。书之宜明也。亦有运乎。更将灵素望色之旨。反覆绎。一句二句。阐化一章。日之月之。积而成集。其间增删较改。殆经七易。欲商同志。不克就梓。置之匮中久矣。辛亥秋。吾友日生柳子见而喜甚。参酌尽善。分为三册。付之镌者。以公天下。呜呼。此书之成也。参之则虚空欲碎。书之则铁砚将穿。非遇沧桑之劫。宁有暇至此乎。劫乎亦运乎。若因劫以为运。吾亦不知其为解矣。

〔施氏察病指南〕三卷 存

〔王氏四诊脉鉴〕未见

自序曰。医之为学。自神圣工巧之外无余说。今人往往遗其三而主其一。一者何。切而知之。谓之巧也。然亦曷尝真见其所谓巧者。特窃是名。以欺世耳。间有以活人自任者。又弊于医者之委压。惑于议论之纷纭。无所折衷。每得其粗。而不得其精。余自弱冠。有志于此。常即此与举业并攻。迨夫年将知命。谢绝场屋。尽屏科目之累。专心医道。取灵枢素问太素甲乙难经及诸家方书脉书。参考互观。求其言之明白易晓。余尝用之而验者。分门纂类。裒为一集。名曰察病指南。其间如定四季六脏平脉。与夫七表八里之主病。分见于两手三部者。亦本于圣贤之遗论。特推而广之。触类而补之。其他言之未甚昭着者。附以己意发明之。盖将以贻诸子孙。非敢求人之知也。年来疫疠盛行。病者不幸而招医。多见以阳病服丹附者。悉殒于非命。岂惟不知脉。并于证而不知。吁何惨哉。或者不察。乃曰。吾取医之运耳。奚暇问其学之精否。殊不知恃运以言医。虽幸而或中。而所丧亦多。求其万举万全者难矣。此余所以不敢自私。欲锓梓以广其传。庶几与同志者共云。淳
改元。九月立冬后四日。永嘉施发政卿序。赵崇贺序曰。能医人多矣。能使人皆能医人。不多也。盖以医医人有限。以医教人无穷。施桂堂察病证有书。曰指南。考本草有书。曰辨异。而续易简。又有方有论。桂堂之心。使人人知有此书此方此论也。不特自能医人。且欲人莫不能医人。视碌碌辈。曰秘方。曰家藏方。小智自私。靳不示人。心之广狭盖可见。淳
丙午。正月中浣。澹斋赵崇贺书。

按上见于吴县志。

〔杨氏脉诀〕一卷 未见

〔张氏诊宗三昧〕一卷 存

闽书曰。杨士瀛。字登父。怀安故县人。精医学。着活人总括。医学真经。宜指方论。行于世。按上见于也是园书目。

四库全书提要曰。诊宗三昧一卷。国朝张璐撰。是书专明脉理。首宗旨。次医学。次色脉。次脉位。次脉象。次经络。次师传。次口问。次逆顺。次异脉。次妇人。次婴儿。其医学篇有云。王氏脉经。全氏太素。多拾经语。溷厕杂说于中。偶一展卷。不无金屑入眼之憾。他如紫虚四诊。丹溪指掌。撄宁枢要。濒湖脉学。士材正眼等。要皆刻舟求剑。挨图索骥之说。夫得心应手之妙。如风中鸟迹。水上月痕。苟非智能辨才。乌能测其微于一毫端上哉。其言未免太自诩也。

〔察脉总括〕一卷 存

〔何氏脉讲〕未见

〔黎氏决脉精要〕一卷 存

〔脉诀〕未见

〔李氏脉歌〕未见

按二书。见于本草纲目必读类纂。

按上见于绛云楼书目。

〔程氏脉覆〕未见

〔脉髓〕未见

程云鹏曰。脉覆。叔和之书。伪乱难凭。李士材根据素问。考据甚悉。分列二十八字。窥深迎浮。后生小子。殊苦寻究。和气二气之说。又未能吻合岁运。是用正之。

按上见于濒湖脉学。

〔陈氏视诊近纂〕二卷 存

〔李氏脉诀指掌病式图说〕一卷 存

〔黄氏脉确〕一卷 存

按此书收在于医统正脉中。题曰丹溪先生朱震亨彦修父着。然其六气全图说。称予目击壬辰首乱已来。民中燥热者。多发热痰结咳嗽。重以医者不识时变。复投半夏南星。以益其燥热。遂至嗽血痰涎逆涌。咯吐不已。肌肉干枯而死者多矣。平人则两寸脉不见。两尺脉长至半臂。予于内外伤辨。言之备矣。余因疑此书似非朱震亨所着。辄阅李明之内外伤辨序。称其书已成。陵谷变迁。忽成老境。束之高阁。十六年矣。后为昆仑范尊师所奖。更就成之。时丁未岁也。考丁未。即元定宗三年。以长历溯之。十六年当金哀宗天兴元年。岁次壬辰。则其所言。与书中壬辰首乱以来之语相符。又内外伤辨曰。壬辰改元。京师戒严。迨三月下旬。受敌者凡半月。解围之后。都人之不受病者。万无一二。既病而死者。继踵而不绝云云。则其言凿凿可证。乃如此书实出于明之之手。其移甲付乙。盖明时书估之所致。吴勉学遂刊于正脉中而不改者。抑何失检之甚矣。书中阴阳关格图说载丹溪先生曰。阴乘阳则恶寒。阳乘阴则发热。是亦系妄人之所搀。当抹杀之。

黄韫兮曰。脉理作为歌。便诵习也。其以浮沉至数。及不以浮沉至数辨者。各从其类。欲其易分别也。浮沉等脉。即用浮沉等字之韵。欲其不混淆也。脉之应病。以内经为主。内经未详者。以脉经补之。脉经未详者。以历代明医之说补之。欲其简而该也。有是脉。即有主是病之由。复逐句笺释于其下。欲明且畅也。较前人脉赋脉诗。颇有胜处。有志医学人。由此入门。虽曰快捷方式,实为正路矣。

〔张氏脉谈〕佚

〔舒氏辨脉篇〕一卷 存

徐春甫曰。张璧。元素之子。得父业。号云岐子。名著当时。有脉谈行世。

自序曰。昔人云。脉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可言传者。迹象也。中有神理。必意会而心悟之。非言辞之所可达。此其欺我也。悟得到。便说得出。说不出者。必其悟不到者也。岂非其说之诞乎。盖仲景教人望闻问切。以临证不易之法也。望者。望其颜色气色。以察形体之荣瘁。闻者。闻其语言声息。以审内气之盛衰。复问其病起于何时。得于何因。所见之证。属于何经。或兼见何经之证。于是再问其平日有何旧病与否。其本气宜寒宜热。则病之表里阴阳。寒热虚实。确有所据矣。而后切其脉以验证。不过再加详慎之意。并非尽得其证于脉息之中。倘脉证不符。犹必舍脉而从证。可见重在证。不重在脉。故以切为独后。彼不谙仲景之法者。藉脉理之说。文其陋而欺于世也。至于望闻问三字。不得其传。而病之六经阴阳表里。懵然不识。求其不杀人者。几希矣。且即以二十七脉言之。于中不无缺略。取义命名。亦有舛谬。譬如芤脉中空。谓其状若芤葱。曷若以离中虚状之。革脉浮大。中候沉候皆不见。谓其状若鼓皮。曷若以艮覆碗状之。牢脉浮大。浮候中候皆不见。谓其脉象牢坚。曷若以震仰盂状之。凡此岂非其取义之不精。命名之不当乎。又常有中候独见。而浮沉皆不见。状若坎中满者。有浮候不见。而中候沉候并见。状若兑上缺者。有见于中候浮候。而沉候不见。状若巽下断者。脉诀无此名目。岂非缺略乎。今皆不之较。第以人皆言脉。予亦毋庸不言。特不易言者。不欲以玄渺而无据者误人也。兹将二十七脉之迹象。逐一分疏。而复辨之以理。于中以浮沉迟数四者为纲。诸脉乃各从其类。列于其下。俾学人了然于心。即可畅然达之于口也。并将奇经八脉。妊娠诸诊。概为摘入。以备查考。至于主病。但以浮沉迟数。有力无力。验其表里寒热虚实而已。尚有不尽然者。而况其余乎。兹皆不录。大清乾隆四年己未。子月长至日。进贤舒诏驰远自识。

〔严氏脉法撮要〕一卷 存

〔沈氏脉象统类〕一卷 存

周密曰。近世江西有善医。号严三点者。以三指点间。知六脉之受病。世以为奇。以此得名。余按诊脉之法。必均调自己之息。而后可以候他人之息。凡四十五动为一息。或过或不及。皆为病脉。故有二败三迟。四平六数、七极、八脱、九死之法。然则察脉固不可以仓卒得之。而况三点指之间哉。此余未敢以为然者也。或谓其别有观形察色之术。姑假此以神其术。初不在脉也。

沈金鳌曰。人之有病。七情所感。六淫所侵。重则脏受。轻则腑受。深则经受。浅则肤受。象现于脉。脉诊于指。人与人异。指与肉隔。气有长短。质有清浊。且阴阳殊其禀。寒热虚实互其发。而欲于三指之下。顷刻之间。脏腑毕现。洞幽彻微。不有犀照。何能毫厘不差。因着脉象统类一卷。诸脉主病诗一卷。

〔张氏玄白子西原正派脉诀〕一卷 存

〔诸脉主病诗〕一卷 存

自序曰。宋淳熙中。朱文公守南康间。隐居崔紫虚名嘉彦者。结庵西原山。乃别筑卧龙庵。绘象孔明其中。崔君及己列左右。时往还。叩养生济世术。盖崔以策干时贵赵唯相。不用而肥遁者。养生济世。固其余事。公亦欲但如此。而口传心授。竟为复真刘先生开。发而行之。今两山南北名医之流。悉自刘氏。吾师宗阳朱炼师脉明。最为得传者。大德辛丑。既从炼师得崔刘四脉。玄又乃扩其意。为之图并歌括。以教稚子。肄业习不至
格。因图卷端。玄白老人书。

题词曰。濒湖脉诀。各有主病歌辞。然只言其梗概。余撰脉象统类。各脉所主之病已详。但琐碎无文义相贯。难于记识。因仿濒湖法。作二十七脉主病诗。阅者读此。复按核统类。则某脉主某病。某病合某脉。庶益洞然于中矣。

〔玄白子相类脉诀〕一卷 存

〔吴氏四诊须详〕未见

玄白子曰。余读脉经。常为十类。脉析其义。而又恨夫脉之相类者。犹未止此也。作疑脉韵语。

按上见于本草从新序。

〔玄白子诊脉八段锦〕一卷 存

〔脉法微旨〕一卷 存

〔姚氏诊脉指要〕佚

吴澄序曰。俗间误以脉诀机要为脉经。而王氏脉经。观者或鲜。
江姚宜仲三世医。周秋阳周嘉会。儒流之最也。丞称其善脉。其进于工巧可知。增补断病提纲。殆与钱闻礼伤寒百问歌同功。诊脉一编。父经子诀者也。为医。而于医之书。医之理。博考精究如此。岂俗医可同日语哉。余不治医。而好既其文。脏腑各六。三在手三在足。医所诊一寸九分。乃手太阴肺经一脉尔。于肺之一脉。而并候五脏六腑之气。其部位也。脉要精微论言之。下部候两肾。中部左肝右脾。上部左心右肺。心包与心同位。所谓在内以候膻中。是也。而不寄诸右命门之部。陈无择脉偶。盖十得八九。而未之尽。何也。脉书往往混牢革为一。有牢则无革。有革则无牢。夫牢者坚也。经云。紧牢为实。又云。寒则牢坚。革者。寒虚相搏之脉也。而可混乎。脉之名状。浮沉实虚。紧缓数迟。滑涩长短之相反也。弦弱。犹弓之有张弛。牢滞。犹物之有坚硬。匹配自不容易。抑有难辨者焉。洪散俱大。而洪有力。微细俱小。而微无力。芤类浮也。而边有中无。伏类沉也。而边无中有。若豆粒。而摇摇不定者。动也。若鼓皮。而如如不动者。革也。洪微也。散细也。芤之与伏也。动之与革也。亦其对也。二十四者之外。促结代。皆有止之脉。疾而时止。曰促。徐而时止。曰结。虽有止。非死脉也。代真死脉矣。故促结为对。而代无对。总之凡二十七.宜仲有脉位脉偶二条。因附鄙说。其然欤。其不然欤。裁之可也。

〔朱氏丹溪脉诀〕一卷 未见

按上见于澹生堂书目。

〔丹溪脉法〕未见

按上见于古今医统。

〔滑氏诊家枢要〕国史经籍志一卷 存

题词曰。天下之事。统之有宗。会之有元。言约而尽。事核而当。斯为至矣。百家者流。莫大于医。医莫先于脉。浮沉之不同。迟数之反类。曰阴曰阳。曰表曰里。抑亦以对待。而为名象焉。有名象。而有统会矣。高阳生之七表八里九道。盖凿凿也。求脉之明。为脉之晦。或者曰。脉之道大矣。古人之言亦伙矣。犹惧弗及。而欲以此统会该之。不既太约乎。呜呼。至微者脉之理。而名象着焉。统会寓焉。观其会通。以知其典礼。君子之能事也。由是而推之。则溯流穷源。因此识彼。诸家之全。亦无遁珠之憾矣。

〔曹氏诊家补遗〕未见

冯梦祯序曰。医家祖素问。犹儒术祖易论语。盖不独义理精深。而文章简奥。非肤学小儒所易测识。唐以来惟启玄注撄宁抄。稍得其要领。丁氏点白又为之补正。足称二氏功臣矣。撄宁又有诊家枢要一卷。附素问钞之末。盖得岐黄之精。而约取之。用其言以起死肉骨。不减九转灵砂。而世曾莫之窥也。吾友曹怀静先生业儒。而研精医典。尤笃嗜诊家枢要。有所见辄次其语。以补樱宁生之缺。积数十年。而书大备。名曰诊家补遗。将寿之梓。而问序于余。余虽不知医。而甚知医之难。且伤世医之陋。大都不识丁。人为之趁。运善觅钱。世目之良医。遂以性命付之。一有疾。医六七辈。纷集其门。百药尽试。而侥幸不死。即死。医故不专。有所逃责。此何异衰国之用人哉。即曹君书出。谁为观之者。余曰。不然。今儒术久衰。周孔之书。尽为俚儒及科举之学所坏乱。于此时。有能揭儒先精义示人。则孟氏所称圣人之徒。而功不在禹下者也。余于曹君亦云。

〔滑氏脉诀〕一卷 未见

按上见于浙江通志。引黄氏书目。

〔吕氏五色诊奇HT 〕未见

〔切脉枢要〕未见

〔脉绪〕未见

〔脉系图〕未见

按上四种。见于九灵山房集。沧洲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