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诊病,必先问是何人,或男或女,或老或幼;次问得病之日,受病之因,及饮食胃气如何,大小便如何,曾服何药,日间如何,夜寐如何,胸膈有无胀闷之处?问之不答,必耳聋。须询其左右,平素如何?否则病久或汗下过伤致聋。问而懒答,或点头,皆是中虚。昏愦不知人事,非暴厥,即久病也;如妇人多中气。诊妇人,必当问月信如何?寡妇气血凝滞,两尺多滑,不可误断为胎;室女亦有之。心腹胀痛,须问新久。凡诊须问所欲何味何物,或荤素,或纵饮茶酒。喜甘脾弱,喜酸肝虚。头身臂膊作痛,必须问曾生恶疮否,曾服何药否。临诊必审形志如何,或形逸心劳,或形劳志苦,或抑郁伤中,或贵脱势,病从内生,名曰脱营,尝富后贫,忧悲内结,名曰失精,皮焦筋屈,痿痹为挛,以其外耗于卫,内夺于营,良工诊之,必知病情。再问饮食居处,暴乐暴苦,始乐后苦。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形体毁沮,精华日脱,邪气内并。故圣人之治病也,必察天地阴阳,四时经纪;五脏六腑,雌雄表里;刺灸砭石,毒药所主;从容人事,以明经道;贵贱贫富,各异品理;问年少长,勇怯之性;审于部分,知病本始;七诊九候,症必副矣。

入国问俗,何况治病?本末之因,了然胸臆;然后投剂,百无一失。

医,仁术也。仁人笃于情,则视人犹己,问其所苦,自无不到之处。《灵枢·师传篇》曰∶“入国问俗,入家问讳,上堂问礼,临病患问所便。”使其受病本末,胸中洞然,而后或攻或补,何愁不中乎!

人品起居

凡诊病者,先问何人,或男或女。

男女有阴阳之殊,脉色有逆顺之别,故必辨男女而察其所合也。

或老或幼。

年长则求之于腑,年少则求之于经,年壮则求之于脏。

或为仆外家。

在人下者,动静不能自由。

寡妇师尼。

遭逢不偶,情多郁滞。

形之肥瘦。

肥人多湿,瘦人多火之类,此宜在望条。然富贵之家,多处重帏,故须详问。若不以衣帛覆手,则医者见其手,亦可得其形之大略矣。

次问得病起于何日。

病之新者可攻,病之久者可补。

饮食胃气。

肝病好酸,心病好苦,脾病好甘,肺病好辛,肾病好咸。内热好冷,内寒好温。安谷则昌,绝谷则亡。

梦寐有无。

阴盛则梦大水恐惧,阳盛则梦大火燔灼,阴阳俱盛则梦相杀毁伤。上盛则梦飞,下盛则梦堕。甚饱则梦予,甚饥则梦取。肝气盛则梦怒,肺气盛则梦哭。短虫多则梦聚众,长虫多则梦自击毁伤。

嗜欲苦药

问其嗜欲,以知其病。

物性不齐,各有嗜欲。声色臭味,各有相宜。

好食某味,病在某岁。当分顺逆,以辨吉凶。

清阳化气出乎天,故天以五气食人者,臊气入肝,焦气入心,香气入脾,腥气入肺,腐气入肾也。浊阴成味出乎地,故地以五味食人者,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咸先入肾也。凡脏虚必求助于味,如肝虚者欲食酸是也。此谓之顺应者,易治。若心病而受咸,肺病而欲苦,脾弱而喜酸,肝病而好辣,肾病而嗜甘,此谓之逆候;病轻必危重者必死。

心喜热者,知其为寒;心喜冷者知其为热。好静恶动,知其为虚;烦躁不宁,知其为实。伤食恶食,伤风恶风,伤寒恶寒。

此显然可证者,尤须详问。惟烦躁不宁者亦有属虚,然必脉来无神,再以他证参之。

或常纵酒。

纵酒者不惟内有湿热,而且防其乘醉入房。

或久斋素。

清虚固保寿之道,然亦有太枯槁而致病者。或斋素而偏嗜一物,如面筋、熟栗之类,最为难化,故须详察。

始终境遇须辨三常。

《素问·疏五过论》曰∶“诊有三常。”谓常贵贱、常贫富、常苦乐也。

封君败伤,及欲侯王。

封君败伤者,追悔已往。及欲侯王者,妄想将来。皆致病之因也。

常贵后贱,虽不中邪,病从内生,名曰脱营。

常贵后贱者,其心屈辱,神气不伸,虽不中邪,而病生于内。营者,阴气也。营行脉中,心之所主。心志不舒,则血无以生,脉日以竭,故为脱营。

常富后贫,名曰失精;五气流连,病有所并。

常富后贫者,忧煎日切,奉养日廉,故其五脏之精,日加消败,是谓失精。精失则气衰,气衰则不运,故为留聚而病有所并矣。

常富大伤,斩筋绝脉;身体复行,令泽不息。

大伤,谓甚劳甚苦也。故其筋如斩,脉如绝,以耗伤之故也。虽身体犹能复旧而行,然令泽不息矣。泽,精液也。息,生长也。

故伤败结,留薄归阳,脓积寒炅。

故,旧也。言旧之所伤,有所败结,血气留薄不散,则郁而成熟,归于阳分,故脓血蓄积,令人寒热交作也。

暴乐暴苦,始乐后苦,皆伤精气。精气竭绝,形亦寻败。

乐则喜,喜则气缓。苦则悲,悲则气消。故苦乐失常,皆失精气,甚至竭绝而形体毁阻矣。

暴怒伤阴,暴喜伤阳。

怒伤肝,肝藏血,故伤阴。喜伤心,心藏神,故伤阳。

厥气上行,满脉去形。

厥气,逆气也。凡喜怒过度而伤其精气者,皆能令人气厥逆而上行。气逆于脉故满脉,精脱于中故去形。

形乐志苦,病生于脉,治以灸刺。

形乐者身无劳,志苦者心多虑。心主脉,深思过虑,则脉病矣。脉病者当治结络,故当随其宜而灸刺之。

形乐志乐,病生于肉,治以针石。

形乐者逸,志乐者闲。饱食终日,无所运动,多伤于脾。脾主肌肉,故病生焉。肉病者或为卫气留,或为脓血聚,故当用针石取之。

形苦志乐,病生于筋,治以熨引。

形苦者身多劳,志乐者心无虑。劳则伤筋,故病生于筋。熨以药熨,引谓导引。

形苦志苦,病生咽嗌,调以甘药。

形苦志苦,必多忧思。忧则伤肺,思则伤脾。脾肺气伤,则虚而不行,气必滞矣。脾肺之脉上循咽嗌,故病生焉。如人之悲忧过度,则喉咙咽哽,食饮难进;思虑过度,则上焦否隔,咽中核塞;即其征也。

《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有“调以甘药”。《终始篇》曰∶“将以甘药,不可饮以至剂。”若《素问·血气形志篇》则曰“治之以甘药”者,误也。

形数惊恐,经络不通,病生不仁,按摩醪药。

形体劳苦,数受惊恐,则亦不乐,其经络不通,而不仁之病生,如
重不知寒热痛痒也。当治以按摩,及饮之酒药,使血气宣畅。

起居何似?

起居,凡一切房室之燥湿,坐卧之动静,所包者广。如肺病好曲,脾病好歌,肾病好吟,肝病好叫,心病好妄言之类,当一一审之。

曾问损伤。

或饮食不当,或劳欲不时,或为庸医攻补失宜。

便利何如?

热则小便黄赤,大便硬塞;寒则小便澄白,下利清谷之类。

曾服何药?

如服寒不验,服热不灵,察证与脉,思当变计。

有无胀闷?

胸腹胀闷,或气,或血,或食,或寒、或虚,皆当以脉合之。

性情常变,一一详明。

病者大都喜怒改常。

病证

问病不答,必系耳聋。即当询之,是素聋否?不则病久,或经汗下,过伤元气。问而懒答,唯点头者,是中气虚。昏愦不知,问是暴厥,抑是久病。妇女僵厥,多是中气,须问怒否。妇人凡病,当问月水,或前或后。师尼寡妇,气血凝滞,两尺多滑,不可言胎,室女亦同。心腹胀痛,须问旧新。产后须问,坐草难易,恶露多少,饮食迟早,生子存亡,饮食失节。若问病处,按之而痛止者为虚。

按之而痛甚者为实。痛而不易,知为死血。痛无定者,知其为气。凡问百病,昼则增剧,夜则安静,气病血否;夜则增剧,昼则安静,血病气否。昼热夜静,阳气独旺,入于阳分;昼静夜热,阳气下陷,入于阴中。昼夜俱热,重阳无阴,亟泻其阳,而补其阴;昼夜俱寒,重阴无阳,亟泻其阴,而补其阳。四肢作痛,天阴转甚,必问以前,患霉疮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