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大一教授尖锐指出,药物处方也没有真正做好。他表示降压药物的调整是一个医患互动的过程,医生开出安全有效的药物后,需要不断随访,还要提高患者依从性,根据患者血压变化相应调整治疗方案,但现在临床医生普遍没有随访互动服务,高血压门诊往往是一面之交,后面的药事服务、三性管理没有做到位。医生开了三四种药物,患者回去后仔细看完说明书,挑选其中一两种吃,结果效果不好,患者频繁换专家,不同专家有不同的倾向性,又导致频繁换药,因此长期以来高血压的药物控制率也不高。

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中国高血压联盟以及北京诺华制药有限公司日前在北京联合启动一项跨地区、跨医院、跨科室的大规模高血压患者治疗现状研究。
据介绍,调查将覆盖全国22个城市,100家三级医院的心血管科、内分泌科和肾内科,将涉及5000例高血压患者。调查范围包括医生处方习惯,患者对高血压达标的认知程度,高血压治疗的依从性等,旨在深入了解我国高血压控制现状,综合分析影响血压控制的因素,为进一步提高血压控制率,推荐行之有效的治疗策略提供充分的数据支持。
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会长胡大一教授介绍说,调查还将研究高血压诊疗指南推荐的联合治疗及复方制剂在临床实践中应用,以及与指南推荐的差距,并分析造成这一差距的原因,从而为以后规范医生诊疗行为提供参考。
中国高血压联盟主席刘力生教授表示,这项调查结果将填补我国高血压相关流行病学调查数据的空白。
胡大一指出,目前临床上数以百万计的高血压患者虽然服药但却不能完全达标,绝大部分的高血压患者都需要服用一种以上的降压药物才能达到目标血压,尤其是老年高血压患者,以及伴有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的高血压患者。
“对于那些需要多种药物治疗来实现血压达标的病人,采用固定复方制剂作为一线治疗方案可以减少多药治疗时常会出现的漏服药或忘服药的问题,同时还可以降低药物副作用,减轻病人的用药负担,从而改善患者治疗的依从性,提高血压达标率。”胡大一说。
目前,我国2亿多的高血压患者达标率仅为6.1%,而我国高血压患者仍以每年1000万的数量递增,血压升高是心血管病发病和死亡的主要危险因素。

今年,胡大一教授联合500家康复中心优选出最好的30家的科主任,成立了胡大一医生集团。他说:我的医生集团就做慢病预防康复,目的是指导病人、教育病人和培养病人,让他们学会自己管理自己,让5个处方走进病人群体,实现医患互动、患患互动、医医互动,3个关系联动形成全新的医疗模式。

今天是世界高血压日,医学界心血管频道特别采访了胡大一教授,对于国内高血压防治现状,胡大一教授有很多话想说。

ag平台在线游戏,胡大一教授还强调了对于高危高血压患者如何进行综合管理。比如65岁以上合并糖尿病的患者,即使血脂不高也应该服用他汀,对于40岁以上糖尿病患者,即使没有高血压也应该服用他汀。他说:不能单纯控制血压和血糖,肯定有很多患者血糖、血压高就只吃降糖药、降压药,血脂不高就不吃药。

双心医学是胡大一教授一再强调的,他认为现在广大临床医生都不重视心理,没有把精神心理融入到高血压的管理中,很多老年人孤独、操心,晚上睡眠不好,血压就会波动。还有些老年患者的血压是凌晨时候高,但早上起床后才吃药,实际上这类患者应该头天晚上就服药。胡大一教授还见过有些患者的血压高就是单纯的焦虑抑郁导致,如果仔细和患者进行沟通,用话疗就能做出诊断。

胡大一教授说:我首先发动医生,给他们洗脑,改变他们的医疗行为,让医生再改变患者,患者再影响更多患者,最终实现患者的自我管理,管理过程中出现问题时可以很方便地找到医疗服务,这就是我们医生集团要走的路,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的路。

胡大一教授的5个处方包括:药物处方、心理处方、运动处方、营养处方、戒烟限酒处方。他说:我要强调的是,高血压管理不是需要1个处方,而是要5个处方,而现在我们的高血压治疗也就是就药谈药,单纯在生物技术上下功夫,甚至搞不靠谱的肾动脉交感神经消融术,我想谈的是从青少年就培养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预防高血压,得了高血压后能不能通过改变自己的生活行为方式,获得更好的降压效果,提高血压控制率。

有一个县的副县长曾经有13种慢病,一天要吃21片药物,但经过胡大一教授团队的药物、饮食和运动等全方位指导,现在每天只服半片降压药,脂肪肝走没了,体重减了40公斤,血糖和血脂都正常了,胃舒服了,鼾症没了,呼吸睡眠好了以后,整个人的精神也好了。

日行一万步是胡大一教授所推广的心血管慢病管理5个处方中的运动处方,让5个处方走进高血压防控,用心理生物社会医学模式管理慢病,走出单纯的生物技术和药物的局限和困局,这是胡大一教授这些年来一直致力的事情。

胡大一教授从来不穿皮鞋,这便于他步行,每天走10公里是他的基本数字,从没有一天懈怠过。10公里大约13000步,从他每天的运动记录中可以看到基本都在15000步左右。他说:有时间就走,飞机候机时走,高铁候车时走,上车后在车厢里也可以走,我今天还差四千步就一万步了,如果不是你来采访,我现在已经出去走了。

胡大一教授还说:高血压防控不要就药谈药,而不去关注双心医学、行为医学,不戒烟限酒,不做好这些只反复调整药物,高血压治疗就变成了调制鸡尾酒,专家们比谁调的水平高,不知道把运动和医学结合起来,把行为医学和生物医学深度融合,多年来我们的医生都是在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下培养出来的,都是等人得病的坐堂行医医生,这和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之间存在着日益加深的裂痕,我们迫切需要培养全新一代的医生。

尽管如此,胡大一依然感到形势一片大好。这5年来在他的推广和带动下,全国各地已经出现了500个心血管慢病管理的预防康复中心,他把这个称之为慢病管理4S店。他说:现在正在滚雪球,短短5年开起了500个,到了2020年保守估计也得有两三千家了,大部分地方医院和中小医院都热情很高,反正他们做支架也拼不过大医院,像朝阳二院就很聪明,朝阳医院卖汽车他们就做4S店。

胡大一教授直言,现在国内还普遍缺乏上述理念,甚至很多声名显赫的大医院都不重视双心医学和生活方式干预,只是在技术层面狠下功夫。未来每一个医院都应该有这样的团队,都应该有这样的理念,科主任可以去忙你的手术,但你的团队里一定要有做这件事的人!

此外,个体化指导患者怎么吃健康又可口,让患者意识到烟酒的危害,以及推动有氧运动都是慢病管理的重要处方。胡大一教授指出现在美国心脏协会已经把有氧运动能力提高到第五生命指征,包括高血压、糖尿病、COPD、烟草依赖、血脂异常等所有普遍存在的慢性病,随着有氧运动能力的提高,总死亡率都明显下降,高血压作为其中的一种慢病,需要在治疗师的指导下安全有效的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