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劲松 董宇翔 ZAKER 哈尔滨记者 朱虹

原标题:微创时代的开刀手术——多学科通力合作治疗透析中的晚期膀胱癌患者

71 岁的陈大爷日前发现自己尿中带血,于是来到黑龙江省医院检查。

“尿毒症,自身的抵抗力下降,患尿路系统肿瘤的患者比比皆是,但是向16床这么严重的膀胱肿瘤还是第一次见!”在泌尿外科三病房的医生办公室,正在进行病例讨论的杨玻主任发出了质疑,“大家梳理一下病史吧,患者3个月以前因为发现肾功能不好就诊当地医院,给予行腹膜透析,未对肾功能不好的病因进一步检查,1个月前因血尿再次就诊当地医院,发现膀胱内肿瘤,做了膀胱镜检查,取病理证实为膀胱肿瘤,给的结论是保守治疗……”

图片 1

70岁尿毒症患者雪上加霜,被确诊膀胱癌

网络配图 ↑

事情还要从70岁的付大叔来院说起。付大叔因血尿于外院就诊,行CT检查后发现,他的双侧肾盂及输尿管扩张伴左输尿管末端密度增高,左盆壁肿物影。付大叔患有尿毒症,虽规律在家行腹膜透析,但肌酐最高可达1600umol/L,并且伴有高血压,贫血,低蛋白血症,双肺炎等多种基础病,为诊疗带来了困难。随后,付大叔慕名来到我院泌尿外三科就诊。该科主任杨玻带领于洋副教授迅速拟定方案,在完善各项检查及纠正贫血后,腰麻下行膀胱镜检,清除血块、止血并探查膀胱内情况。术后病理明确膀胱癌诊断,分期较高,且不能排除肌层浸润性膀胱癌可能,全膀胱切除术刻不容缓。

据泌尿二科牛吉瑞医生介绍,经检查,老人膀胱内长了一个五公分大的肿瘤,需要手术切除治疗。可是
4
年前,老人曾因心梗在心脏放了八个支架,由于患者心脏问题严重,手术起来风险极大,在术中就有心源性猝死的可能。

杨玻发现,这个患者从CT片子上看膀胱肿瘤已经浸润至肌层,需要行膀胱全切手术,当地医院之所以不给他做手术,是因为老人作腹膜透析,腹腔内的粘连肯定很重。另外,老人160cm的个子,180斤的体重,手术难度极大。老人的膀胱肿瘤属于晚期,肿瘤较大,更加增加了手术难度,只能选择传统的开放手术,腹腔镜手术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对于一个在微创时代成长起来的医生,杨玻能完成这样传统的开放手术吗?在座的年轻医生都替他捏了一把汗。最后杨玻总结道:“患者应该是膀胱肿瘤导致双侧输尿管口被压迫,最终导致的尿毒症,这个患者如果不做膀胱全切的话,真的就没法止血,患者家属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我们团队要拼一下!”

医生邀请了心内科前来会诊,由于患者家属对医生十分信任,医患共同承担手术风险,在多次讨论后,最终确定了手术方案,决定采用激光技术为老人取出肿瘤。

多科室协作保驾护航,泌尿外三科完美切除肿瘤

由于老人无法耐受膀胱全切,于茵主任在手术中利用激光对老人膀胱内的肿物进行了完整切除,手术过程顺利,老人并无意外发生。而术后病理显示,老人膀胱内的肿瘤为恶性肿瘤,是高级别的尿路上皮癌。

治疗方案制定之后,再一次与患者及家属沟通的时候,家属握着杨玻的手说:“做!所有的后果我们承担,你们放下所有的包袱,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其他的不要考虑!”。得到家属的信任,让泌尿外三科团队更增加了动力和信心。一个手术是否完美离不开肾内科、透析中心、ICU等兄弟科室的大力支持,特别是麻醉医生高成顺教授,术前及术后每天都要到病房亲自查看患者的情况,指导泌尿外三科的术前准备工作。

图片 2

手术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术中发现付大叔左侧输尿管内可疑肿瘤,并且左侧肾脏萎缩比较厉害,如果患者是因为左侧输尿管末端肿瘤长入膀胱的话,过多的保留左侧输尿管行皮肤造瘘,术后复发的可能性极大。因为患者已经行腹膜透析了,所以术中杨玻决定行左侧输尿管高位切除,并行术中冰冻,左侧输尿管结扎,如果术中冰冻仍然为阳性,则再次高位切除,必要时行左肾切除,幸运的是左侧术中冰冻的输尿管未见肿瘤组织,手术和预想的差不多,仅2个小时就顺利完成根治性全膀胱切除术+右侧输尿管皮肤造口术,术后因患者高龄并需要透析,转入重症监护室治疗,2天后转回泌尿外三科。目前付大叔恢复良好,规律血透,现已出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网络配图 ↑

责任编辑:

牛医生介绍,老人需要定期膀胱灌注化疗,这是一种保膀胱的方式。患者高龄身体差,保膀胱相较于切膀胱可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目前,老人经过康复已经顺利出院。

编辑 王晓宇

值班主编 张雷